首页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档案动态 馆藏资源 网上展厅 在线服务 公众参与 科教培训 档案学会 档案文化 专题专栏
今天是: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奉化风情
风情民俗篇——渔乡风情(三)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3-03-08  点击率: 

    婚俗
    渔村,结婚的日期和拜堂、入洞房的时辰是按照新郎新娘的生辰八字决定的,一旦决定就不能更改。
    出海渔民中的“未婚新郎”预先就将自己结婚的日期告诉了网船老大,网船老大自然是心中有数,念念不忘,即使不是返航的时间,届时也会专程送新郎前来完婚。
    可也有不凑巧的,在渔船送新郎回家的途中遇上了大风,被迫驶入港湾避风,一避就是好几天,往往会错过了新郎的婚期。
    于是渔村就出现了“两个女人拜堂”的趣事。
    两个女人,除新娘外,另一个一般是新郎的未婚妹妹,她不一定是新郎的胞妹,堂妹、表妹也可,经女扮男装后代替新郎和新娘拜堂,当晚送入洞房。此后新郎和新娘有了正式的夫妻名份。
    时至今日,“两个女人拜堂”的渔村婚俗还为老渔民津津乐道。
    在阵阵鞭炮声中,新娘的花轿快要到了,新郎一家人(包括新郎的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和兄嫂等)躲在一个园子里,中间放着一面团箕,大家默默无声地团团围着团箕站立着,直到有人来告诉新娘已经跨进房门了,一家子人才得出来。据说这样做,新郎一家人今后都能够和新娘合得来。这园子可以是花园,也可以是菜园,自己家没有的,就向邻近人家借用一下。
    丧俗
    不少年逾古稀的渔村老太太喜欢吸烟,这和渔民的出海风险大有关。
    过去由于生产工具相当落后,全船覆没,渔民葬身鱼腹的惨剧时有发生。丈夫、儿子出海去了,作为妻子和母亲,在家里默默地祈祷上苍保佑亲人平安回来。半夜起风了,一颗悬着的心就更加不安起来,除了祈求苍天外,只能用吸烟来打发时光,度过难寐之夜。
    为了安慰在海上不幸遇难,而又找不着尸体的“亡魂”,为了不使“亡魂”永远在茫茫大海中飘荡,不能回归故里和亲人相聚而再度“受苦”,从而就有了“招魂”这种与众不同的丧事习俗。
    招魂,退潮时,预先在傍于岸边的海滩上栽下一株枝叶茂盛的连根挖起的鲜毛竹,以示来世全福,不再夭折。然后把事先做好的“草人”,穿戴好亡者生前的衣服鞋帽,挂在毛竹上。在毛竹上方的岸上设起禅台,摆上写有亡者姓名、生卒日期的神位和供品,点燃香烛,一切就绪后,就等着涨潮,当潮水涨平时,“招魂”就开始了。披麻戴孝的亲人都围在毛竹旁,伴着揪心的哀乐声,他(她)们摇动毛竹,哭声雷动,大呼亡魂回来,直至退潮时,把草人放入棺木内,由儿子或侄子辈捧着神位,送往墓地。
    现在,海难事故已很少发生,人们的观念也已经改变。因此,这种场面已很少见了。
    气象渔谚
    早先,由于渔船上装备落后,桐照一带的渔民对于海上变幻莫测的气象全凭对老天“察颜观色”来判断,从而产生了许多气象渔谚。
    “0级静风烟直上,一级烟动示风向,二级篷布响,三级红旗扬,四级纸屑飘荡,五级水面起波浪,六级桅顶呼呼响,七级迎风步行晃(此时船要进岙,即返航回家),八级枝断变形状,九级烈风掀屋梁,十级树倒根向上,十一、十二级百步之外难见地面物。”渔谚将风力的大小用具体事物形象化了。
    渔民们还通过观察太阳、月亮和星星来推知天气的变化;“日出太阳白,明朝大风发”、“日出披蓑衣,明朝雨凄凄”、“日出胭脂红,无雨便是风”、“夕阳红艳艳、明朝大晴天”、“落日天发红,明日红彤彤”、“太阳落山乌云红,明朝晒得腰背痛”、“月亮有晕,关窗闭门”、“月亮长毛,有雨难逃”、“月围圈儿快刮风”、“星星满天空,明朝太阳红”、“夜里星光明,明朝仍旧晴”、“星星稀,淋死鸡”、“疏疏星、密密雨”、“星光摇、起风暴”、“落雨见星,难望天晴”、“星星眨眼,出门带伞”、“夏夜星密,来日大热”、“久雨见星光,来日雨更狂”。
    渔民们在生产实践中还总结出了水族类与气候的关系,如:“鱼儿跳,有雨到”、“鱼浮水面必有雨”、“米虾跃水面,明朝大风起”、“虾子成群水面游,有雨跟后头”、“正月十四亮,乌贼出外洋”,“正月十四暗,乌贼来撞坎”。
    渔民还注意到海鸥和天气变化的微妙关系:“早鸥阴,晚鸥晴”、“海鸥半夜鸣,雨神到不了天明”。
    掌握了这些气象渔谚,能了解瞬息万变的气象情况。明明乌云密布、雷声隆隆,渔民们却毫不惊慌地说:“只打雷不打闪,有雨在天边。”当雷声夹着闪电时,他们又会说:“打雷又打闪,雨落在眼前。”大雨稍停,接着还下不下?抬头看天便知晓:“有雨四边亮,无雨头上光。”
    渔船在茫茫大海之中,怎样预测台风的来临,也有渔谚:“一日南风一日暴,两日南风两日暴,三日南风猛虎暴”、“六七月里吹北风,一二天内有风暴”、“无风起长浪,台风将要降”、“日出猪头云,台风要来临”、“北方卷起乌云块,西北风暴就要来”、“雨隔潮,网翻肚,天要打风暴”。他们还能探测出台风前进的方向,“人站甲板上,风从背后来,左前方即为台风中心方向;人站甲板上,风从前面来,右前方即为台风中心方向。”
    那时的渔民就是靠这些渔谚,判断气象,在海洋上进行捕捞作业。

 
 
 
建议使用IE6及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
宁波市奉化区档案局主办 浙江金网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浙ICP备13030208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