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档案动态 馆藏资源 网上展厅 在线服务 公众参与 科教培训 档案学会 档案文化 专题专栏
今天是: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奉化风情
风情民俗篇——渔乡风情(一)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3-03-08  点击率: 

    孩子游戏
    早年间,海边的孩子在晚上爱玩各种各样的游戏,其中玩得最多的是“清兵强盗”和“海与山”。
    “清兵强盗”,是10多个扮演清兵的孩子在晒谷场上手拉着手地形成包围圈式的“网”,紧紧盯住被围在中间的几个扮演强盗的孩子,想办法一个一个地把他们“网”住。而“网”内的孩子,则左躲右闪,前冲后突,瞅准薄弱环节,或破“网”而出,或从手拉手之间的“网”眼中钻出来,或“杀”开一条“血”路,强行突围。但不管如何,扮强盗的孩子终究有被“网”住的时候。被“网”住了的那个孩子去替代一个拉网的“清兵”转换一下角色,再继续玩下去。
    “海与山”,20个左右的孩子在晒谷场上对分成A、B两组,划分好各自的“疆界”,一组叫“海”,它的“地域”范围比较广,占到整个晒谷场的绝大部分,这一组的孩子是扮专门捉拿“倭寇”的“戚家兵”。另一组叫“山”,那“山”大概只能算是海上的一个小岛,因此地界非常有限,随着一群扮“倭寇”的孩子四下逃窜,“戚家兵”即追赶捉拿。“戚家兵”捉到了一个“倭寇”后就将其“囚禁”起来,并以此为诱饵,等着其他“倭寇”来“营救”,然后逐个将“倭寇”捉住。
    被“囚禁”的那个“倭寇”平伸着一只手,远远地站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两边有好多“戚家兵”看管着,如果来营救的一个“倭寇”用手拍到那个被“囚禁”“倭寇”伸着的一只手,“营救”就算成功了。但多数的时候,来“营救”的“倭寇”也要被捉住,这样,被捉住的就有一双了。有时,“倭寇”连连“营救”,连连被捉住。那些被捉的“倭寇”们排成一列横队,“囚禁”在同一个地方,“倭寇”们在这种节骨眼上也有出奇制胜的时候,他们把营救人员分成2个或3个小分队,运用“调虎离山”之计,巧妙地将“戚家兵”的主力吸引过去,趁着对方疏忽的瞬间,把“囚禁”的“倭寇”救去。
    贺生
    旧时,沿海一带的“贺生”十分隆重。在媳妇刚刚怀上孩子时,娘家就开始做“贺生”的准备工作了——编织婴儿穿的毛衣、鞋帽,缝做襁褓、棉袄、棉裤,一套套一件件,做得越多,娘家人的脸上就越光彩。
    离临产约一个月,丈母娘命人挑着满满的一担“催生担”到女婿家来给女儿催生,“催生担”内除了婴儿的衣物外,还有含象征意义的桂圆、长面、鸡蛋。进入女婿家,径自来到女儿房内,先将一件婴儿衣服内的2只鸡蛋顺手轻轻地抖落在床铺里,比喻如母鸡生蛋一般,做产顺利。
    孩子出生后,四亲八眷都要送“生姆羹”,娘家的那份“生姆羹”尤为丰厚,内中有肉、糖、麦麸和桂圆,取意为将来这个孩子定能“玉堂富贵”。
    产后第三天,要吃“荞麦面”。荞麦是麦类中的一种,海边人种荞麦就是专为“贺生”之用,原由是“荞”与“桥”两字谐音,就一代人的出世,就如搭起了一座桥,通过这座桥,可以世世代代繁衍下去。吃“荞麦面”的全是邻里乡亲中的妇女,十来张八仙桌,每张桌上摆着几盆菜肴,满满的一大桶荞麦面,随到随吃,边吃边说几句早就准备好的吉祥话,充满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至第10天中午,又要置办酒席,名曰“羹米饭”,宴请众亲朋好友,宴席散后,妇女们前后来到产房,给新生儿挂上一串彩色的长命线。
    满月后,请理发师傅到家里给婴儿剃头,由福禄双全的长者抱着,男孩在头顶留颗发,女孩在脑后留颗发,称为“孝顺幡”,并要留理发师傅吃饭,以酒肉款待之,付给特别优厚的工钱。此后,便可去外婆家了。
    第一次去外婆家,婴儿要穿上老虎头鞋,鼻子上要涂上一块黑色,叫“乌鼻头管望外婆”。在外婆家里,左邻右舍们都纷纷前来看这个外甥辈,她们总要或多或少地送一点礼物,或挂一串长命线,有的还要在长命线里吊一二张纸币。
    离开外婆家那天,外婆拿出用铜钿板串成的宝剑挂在婴儿身上,说是可以“驱邪”。
    演戏
    每年农历九月廿三,是渔民大谢洋的日子,可回家休闲。这段时间里,要邀请戏班子来祖庙演上几天戏,既示庆贺,又示不忘先祖,年年如此。演戏的钱是由各“房”轮流出,后来又改为由各对船轮流出。开演前几天,祖庙里已是闹盈盈的了。神像前摆着供品,香烟缭绕,烛火通明。一些年老的妇女牵着孙辈纷纷前往,在“祖宗”前祈求平安。村里的家家户户几乎都来了看戏的客人。
    第一天的头台戏要演喜剧,并且剧情里面一定要有“天官赐福”,这是渔村不成文的规矩。以后戏班子出示十几本戏名,由值台的人来挑选。
    看戏时,戏台子前面常常是闹哄哄的。
    戏台两边称为老人房,坐的都是些老人;正中那块地方是妇女和孩子的“天地”;台前那部分地势较低的叫中堂,全都是些站着看戏的年轻人。
    这些在中堂里看戏的年轻人最喜欢凑热闹,好端端的看着,倏然间,出现了一股人潮,任人潮前后左右地涌动。他们有的口中“嗬、嗬”地呼喊着顺势推波助澜;有的双手平放胸前随波逐流而双眸依然故我地盯在戏台上;有的见人潮涌来遂慌忙躲闪或钻到台下或跃上抱楼的石阶上作壁上观;有的硬挺身子欲为中流砥柱却不料一个趔趄差点被人踩在脚下……
    当台上出现一位著黑衣披素发,右手持打狗棍左手携讨饭篮的落难妇人时,台下观众的心为之一震,中堂涌动的人潮也会刹时平静下来,苦角儿从台的左边唱到台的右边,清丽凄婉,悲悲戚戚。此时,台下一些老人和妇女们会忍不住“嘤嘤”出声,有些男人也眼角潮湿,冲动中摸出铜嘣儿甩上戏台,仿佛苦角儿真的是可怜的落难女子。

 
 
 
建议使用IE6及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
宁波市奉化区档案局主办 浙江金网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浙ICP备13030208号
访问量: